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天江律师事务所 > 成功案例

股份公司与银行借款担保合同纠纷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摘要]
律师事务所提供: 【基本案情】 2005年5月至2005年10月间,中信银行与BS公司之间发生4笔融资业务。每笔业务具体的情况如下: 1.2005年5月16日,中信银行与BS公司签署了(2005)银贷字第HD0
律师事务所提供:

  【基本案情】

  2005年5月至2005年10月间,中信银行与BS公司之间发生4笔融资业务。每笔业务具体的情况如下:

  1.2005年5月16日,中信银行与BS公司签署了(2005)银贷字第HD0062号《人民币借款合同》,借款金额为人民币2000万元,期限自2005年5月16日至2006年5月15日。合同签订后,中信银行依照合同的约定,足额发放了贷款,但合同到期后,中信银行多次催要,BS公司未履行还款义务。

  2.2005年6月7日, 中信银行与BS公司签署了 (2005)银贷字第HD0063号《人民币借款合同》,贷款金额为人民币730万元,期限自2005年6月7日至2006年6月6日。合同签订后,中信银行依照合同的约定,足额发放了贷款,但合同到期后,中信银行多次催要,BS公司未履行还款义务。

  3.2005年10月21日,中信银行与BS公司签署了(2005)银贷字第HD0071号《人民币借款合同》,借款金额为人民币2170万元,期限自2005年10月21日至2006年10月 20日。合同签订后,中信银行依照合同的约定,足额发放了借款。BS公司未能履行偿付利息之义务。

  4.2005年10月25日,中信银行与BS公司签署了(2005)银承字第HC0413号《银行承兑汇票承兑协议》,根据协议的约定,中信银行在收取BS公司30%计人民币900万元的保证金后,中信银行即对票号为01053169、01053170、 01053171共计金额为3000万元的银行承兑汇款予以承兑,票据期限均为2005年 10月25日至2006年4月25日。但在票据到期后,BS公司未按照协议的约定向中信银行支付剩余70%的票款计人民币 2100万元。根据《银行承兑汇票承兑协议》的约定,已形成本金为人民币2100万元的逾期贷款。

  二、2004年6月18日,FS公司与BS公司签订《互保合同》,约定互相为对方的银行贷款提供信用担保,担保数额为单笔本金不超过人民币7000万元整,利息不得超过国家规定的利息标准,滞纳金、罚金不得高于本金的千分之五。担保总额不得高于人民币2亿元整。基于上述的互保合同,中信银行与FS公司于2005年 5月签署了银保字第HD0062号《最高额保证合同》。FS公司向中信银行承诺,为BS公司自2005年5月16日至2006年 5月16日期间发生的最高额度为人民币 7000万元的授信提供担保。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担保。由于BS公司和FS公司未能履行还款及担保责任,中信银行于2006年7月11日向FS公司邮寄承担连带责任保证通知函,要求FS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BS公司仍拒不偿还欠款,FS公司亦未履行保证责任,中信银行遂诉至TJ市高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BS公司和FS公司偿付所欠贷款本金 7000万元及相应利息。

  【法院判决】

  TJ市高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判决:

  一、BS公司在该判决生效后十日给付中信银行TJ分行本案四份合同项下的本金人民币7000万元及到判决给付之日止的相应利息及罚息(利率按合同及中国人民银行的相关规定执行),逾期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执行;

  二、FS公司对上述给付事项在7000万元的范围内承担连带给付责任。逾期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执行。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60 010元,财产保全费人民币350 520元由BS公司和FS公司负担。

  【律师点评】

  北京天江律师事务所认为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是FS公司的保证责任问题,FS公司主张中信银行明知BS公司财务状况恶化仍向其发放巨额贷款,并从中骗取FS公司担保,FS公司不应承担担保责任。

  从本案的实际情形分析,现有证据确实能够证明,BS公司的财务状况已经严重恶化,但FS公司并无证据证明中信银行明知的事实,现有证据亦不能证明,中信银行与BS公司恶意串通骗取FS公司担保的事实成立。

  本案FS公司的担保行为是基于其与BS公司之间的互保协议而为,其意思表示是真实有效的。在保证人不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恶意串通骗取保证人担保的前提下,保证人理应按照保证合同的约定履行保证责任。

  综上,FS公司此项主张缺乏证据予以证明,其主张的事实依据不足,不能成立,该院不予采信。

  FS公司另外主张的本案部分债务超过最高额担保合同的决算期的问题,从事实上看,本案所有债务形成于最高额担保合同约定的期间之内,并未超出担保合同约定的期间,FS公司的主张属于对最高额保证合同决算期的误解,其主张不能成立。

  就FS公司主张的本案部分债务是BS公司为其下属公司贷款,实际借款人及使用人不是BS公司,FS公司不应承担保证责任的问题,经核实,本案的贷款均已转入BS公司账户,在转入BS公司账户后,BS公司有权就相关款项进行支配使用,就FS公司主张的二笔款项转入了BS公司下属的两个企业的事实,虽然BS公司对此予以证明,但BS公司和FS公司并不能举证证明,中信银行明知BS公司为他人贷款。

  本案的事实是中信银行与BS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且款项直接转入了BS公司的账户,故此,FS公司认为BS公司不是此两笔贷款的借款人的主张不是事实,该院不予采信。综上,从本案基础事实上分析,本案所涉借款合同、银行承兑汇票协议及最高额担保合同均系当事人之间真实意思之表示且并不违反法律的相关规定,合法有效。合同签订后,中信银行依约履行了合同义务,BS公司和FS公司理应履行还款及担保责任,其迟迟不履行的行为已经构成违约,理应向中信银行承担违约责任。
 

律师事务所    电话:010-62369188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栏目

今日头条

视频说法更多>>

  • 本栏目最新推荐
  • 全站最新推荐